图片来源@unsplash

文|财经无忌,作者|叶灰烬

《三体》获雨果奖已过4年,中国科幻界的“星舰港湾”,依旧热闹。

10月25日至27日,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,在极富科幻气息的重庆,举办了盛大的中国科幻人聚会,以刘慈欣为首的百名中国科幻文学与科幻影视精英汇聚一堂,召开中国科幻群英会,庆祝中国民间科幻大奖——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诞生十周年。会上,向同获雨果奖的郝景芳和《流浪地球》导演郭帆颁发科幻星云勋章。

如果说,曾经的中国科幻是一颗流星砸在火锅摊上就会全灭的东西,现在可以说自豪地宣称,自己是发展到了拥有成熟产业链的文化产业。

近十年,中国科幻创作者不管是在海外市场还是电影产业上的探索,都得到长足进步,这是个不容置喙的事实。

然而,盛况不能掩盖隐忧。

这么些年过去,中国科幻在普及度和海外影响力都有所上升,为什么交上来的答卷都不是那么让人满意呢?

科幻人的科幻

2015年,二流导演孔二狗接下了将刘慈欣的名作《三体》翻拍成电影的重任。他说:要砸也要砸在中国人自己手里。

2019年,砸掉中国科幻的承诺,由《上海堡垒》来兑现。这部演技尴尬,情节弱智的电影,被认为“关上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”。

但是中国人真的不懂得如何拍好科幻吗?从一条纵向的中国科幻电影发展史来看,中国科幻曾经也是有过辉煌。

自1978年,叶永烈一篇科幻小说《石油蛋白》开始,中国科幻进入第一个高峰期,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 《飞向人马座》作为三大力作耳熟能详。

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甚至被拍成电影,为后来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指明了道路。而《霹雳贝贝》《疯狂的兔子》也扩宽儿童科幻电影的范畴。

图: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

进入80年代,科幻小说在书市上如腾瀑一般,自有河流。魏雅华的《温柔之乡的梦》,金涛的《月光岛》,刘兴诗的《美洲来的哥伦布》,萧建亨的《密林虎踪》,童恩正的《雪山魔笛》,郑文光的《太平洋人》和王晓达的《波》等等,无不脍炙人口,让一代大学生饱餐渴饮。

当然,一时间的创作繁荣不完全表现在多产。过硬的科学探讨、科幻作者开始对自我角色定位的积极探索,明确寻求本土特色和民族化,成为了尚懵懂的中国科幻的鲜明特质。

一时间,几乎所有的文学刊物和科学报刊都争相发表科幻作品,几乎所有的科技类出版社,对科幻小说的出版,都是敞开大门的。

不完全统计,内地的科幻刊物,有海洋出版社的《科幻海洋》、江苏科技出版社的《科学文艺译丛》、四川省科协的双线上棋牌登陆月刊《科学文艺》、科学普及出版社的文摘性刊物《科幻世界》、新蕾出版社旗下创办的大陆第一份科幻专刊《智慧树》。除了这些专门发表科幻文学的媒体,还有《少年科学》、《科学时代》、《科学画报》等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uksesmudah.com/wenbao/2020/0912/605.html